rss 推薦閱讀 wap

中山網_新聞焦點_聚焦世界!

熱門關鍵詞:  as  xxx  云南  自駕游   riting ablet
首頁 新聞資訊 城市聚焦 理財投資 娛樂頭條 體育運動 購物消費 旅游休閑 科技創新 商業營銷 微商創業

王一林:初心不改系瓊州 天涯夢想又逢春

發布時間:2019-06-18 21:03:12 已有: 人閱讀

  王一林,吉林長春人。第六屆海南省政協,中國銀行海南省分行原、行長。現任海南省金融發展促進會會長、中金鷹和平發展基金會投資委員會主席,中國房地產業協會理事,海南慈航基金理事,中國和平發展基金會高級金融顧問、中國港澳臺僑和平發展總會顧問、新華網人才庫財經顧問、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海南大學兼職教授、碩士研究生導師,交通大學海南校友會會長。榮獲2013年度“中國杰出質量人”榮譽稱號、2014-2015年度“全國企業文化建設突出貢獻人物”獎、第六屆、第七屆海南省優秀企業家、海南省最具社會責任感功勛企業家、海南國際旅游島十大經濟領軍人物、海南省金融創新領軍人物、海南省現代服務業十大功勛人物、海南省“十二五”創新發展時代先鋒等榮譽稱號。

  內容簡介:浙江文藝出版社近期出版的“我的四十年叢書”系列之《四十年四十人》,收納了海南省金融發展促進會會長王一林的人生故事。王一林親歷改革開放,其個人經歷折射出了改革開放四十年的光輝歷程。以下內容摘選自《四十年四十人》。

  改革開放深深地影響著幾代人的命運,記載著一個時代的滄桑巨變。如今四十年過去了,作為50年代生人,我們一路承載著改革的陣痛,一路收獲著開放的碩果,目睹了國家由封閉、貧窮、落后和缺乏生機到開放、富強、文明和充滿活力的歷史變遷,見證了中國奇跡的誕生。我在這里———海南,中國最南端、最年輕,也是全國最大的經濟特區,我和她一起在改革開放的滾滾洪流中,進行著一次次蛻變,不斷刷新祖國南端發展的新篇章。

  1975年的初春,凜冽的寒風還沒有完全退去。長春市的街頭鑼鼓喧天,他們在夾道歡送知識青年到農村去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一輛輛大客車緩緩通過歡送的人群。車廂內一張張稚嫩的臉向車外張望著,希望看到自己的親人。每個人的臉上都充滿著迷茫,因為他們不知道未來在哪里,希望在哪里。那年我剛十八歲,是九個男生和五個女生組建的大家庭的 “家長”,集體戶的 “戶長”。戶籍也隨著一輛輛駛出城的大客車遷到了農村。如果沒有后來的恢復高考和改革開放,我們可能一輩子都過著“面朝黃土背朝天”的生活了。

  記得第一年的七八月份的一天,火辣辣的太陽高高掛在天上。生產隊給我們派的活是將割倒的麥子從地里背到田埂上。由于地處低洼,麥子被泡在水里,所有的人赤著腳,光著身子,彎著腰,一坨一坨地往田埂上背。上邊太陽曬著背,下邊麥茬扎著腳,從早上一直到太陽落山。一整天,我不停地流淚,熬著、盼著勞動結束。收工的時候,腳上幾處都扎破了,疼痛難忍,腰痛得直不起來,那個時候特別想家。當時身高 1.79 米的我,體重只有116斤。 社員們看到我能吃苦,秋天的時候選舉我當了生產大隊副大隊長。

  到了冬天,日子更是難熬。一日三餐都是玉米面疙瘩湯,粗粗的土豆條和玉米面放在一起。睡覺的時候,戴著棉帽子,穿著棉襖棉褲,有時窗紙漏了,凜冽的寒風直接吹進來。一次回家探親,頭發有兩個多月沒有理了,“二大棉襖”的一個兜掉在了外面,剛進家門母親就哭了。直到多年以后,才理解了母親的淚水,原來兒女留給她們的是那么多的牽掛和無奈。當時通信十分落后,沒有電話,聯系方式只有書信和電報,一年和家里的聯系極少。

  那個年代,幾乎中國的每一個城鎮家庭情況都類似。少則一個知青,多則幾個。我們家兄弟六個,就有三個當過知青。這些都是時代的產物,也是一代人的人生烙印。

  1978年之前,經濟建設被放到了次要的位置。當時有一句很時尚的口號 “寧要社會主義的草,不要資本主義的苗”, 極左讓國家的生活和經濟生活走了一條曲折的道路。我記得我在擔任生產大隊副大隊長期間,一戶農民在自己家的園子里種了一些蔬菜,被發現以后,我們就帶著很多人到他家開現場批判會,并將蔬菜全部鏟掉。想起來,都是很荒誕的事情。

  當時,國家實行的是計劃經濟,企業生產什么都由計劃部門下達計劃,吃穿住行的價格都由物價部門定價,包括一塊豆腐乳、農民進城賣的蔬菜等等。物資匱乏,國家的進出口規模較小。買糧食要憑糧票,肉類和食用油都受到數量的限制,記得每人每月只有四兩豆油,我們家里有八口人,一大鍋菜連油花都看不到,爸爸是家里的主要勞動力,吃飯的時候,只有他一個人能夠吃到玉米面的饃饃,家里其他人吃的都摻了許多糠和野菜,很難下咽。貧窮和饑餓是兒時深刻的記憶。

  1977年7月, 第三次復出。8 月,他在北京主持召開了科學和教育工作座談會, 決定恢復中斷了十年的高考制度。消息傳出,如春雷炸響,似大地復蘇、萬物逢春。 中國又迎來了尊重知識、 尊重人才的春天,使我們這一代知識青年看到了希望。十一屆高中畢業生一同走入考場,為自己的人生競爭機會,為報效祖國奮力一搏。這是舉世罕見的奇觀,學生年齡參差不齊,一個班里有應屆高中畢業生,有 “老三屆” 的學生,有的老大哥已經結婚生子。那年我有幸考入了大學,還當上了大學的學生會主席,開啟了人生新的旅途。

  1978年12月,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勝利召開,中國開始實行對內改革、對外開放的政策。經濟體制改革的序幕首先從價格體制改革開始,接著是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國營企業的自主經營權和市場化的重大改革……

  1979年4月, 中國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首次提出了開辦“出口特區”。1979年7 月,中央、國務院決定在廣東省的深圳、珠海、 汕頭三市和福建省的廈門市試辦 “出口特區”,后于 1980年5月將“出口特區”改名為“經濟特區”并在深圳加以實施,這些改革措施的提出在當時極左尚未退去的背景下是需要極大的勇氣和魄力的,也是極其有卓見的。

  “白貓黑貓”的理論,“姓資姓社不爭論”的胸懷,堅持黨的基本路線一百年不動搖的科學決斷,無一不飽含著這位無產階級家的愛國情懷和無與倫比的智慧。就是這一個個閃耀著思想光輝的科學論斷,讓中華民族重新煥發出生機和活力。

  1988年,黨中央為了進一步推進改革開放,決定在海南建省辦經濟特區,海南從此走向了全國改革開放的最前列。國務院文件賦予了海南省改革更大的靈活性,實行比其他特區更 “特”的政策,賦予了海南省人民政府更大的自主權,只要國家政策法規沒有明確禁止的,都可以先行先試。

  1988年的初春,我到北京出差,街頭偶遇大學同學許森。受海南建省辦經濟特區的感召,他從一家央企辭職后下海,到海南籌建“南方國際信托投資公司”。閑談間他邀請我利用假期到海南看看。隨后不久,我第一次踏上這個海島,利用休假時間協助許森籌建南方國際信托投資公司。1988年8月29日,當我再一次踏上這個充滿希望與活力的海島時,對這塊土地多了一份沉甸甸的愛和期待。也正是由于北京的那次街頭偶遇,使我從白山黑水之間的吉林省長春市來到了海南。

  建省初期的海口已經是海南的、經濟、文化中心,面積不到30 平方公里,人口不足 20萬。整個城市沒有紅綠燈,靠吹哨指揮交通,在上下班的高峰期,行人蜂擁而過,只能“ 望人興嘆”。接待能力也嚴重不足,僅有兩個三星級酒店和一些單位招待所,主要集中在當時的大同路、博愛路和解放西路等主要街道上。說是主要街道,也僅僅是有兩條車道的狹窄馬路。缺水少電的現象十分嚴重,每當夜幕降臨,街道兩旁的店鋪都開動自己的柴油發電機,馬達的轟鳴聲響成一片。

  建省伊始,“十萬闖海大軍” 涌入海南,主要集中在海口。這些“闖海人”中多數是剛剛畢業的大學生,也有辭職下海的機關、企事業單位干部。在當時的條件下,很多看上去斯斯文文的大學生也只能在街頭擦皮鞋、賣報紙、賣大餅,甚至擺攤看病維持生計,即使這樣,人們依然興致高漲,樂此不疲。這些操著南腔北調的“ 闖海人”,遠離舒適的家園,舍棄優越的工作環境,漂洋過海來到這個曾經是南海邊防前哨的海島,只因懷揣著對海南發展的美好夢想,他們堅信海南的發展會超過深圳,甚至香港,頗有當年美國西部大淘金的味道。

  建省初期的幾年時間里,與仍舊落后的硬件相比,海南金融業發展迅速,成為當時全國一道亮麗的風景線。在股份制改革和證券市場方面,1992年1月,海南省成立“海南證券報價交易中心”,一年后改名為“海南證券交易中心”。當時,全國股份制企業10 家中海南就占5家。深交所成立后,8只上市交易的股票中,“瓊字號”占據了半壁江山,如瓊民源、瓊港澳、瓊珠江等。 在金融產品方面,中國人民銀行海南省分行下屬的海南省證券公司于1991 年推出的“怡和房產投資券”,成為我國資產證券化的首例;1992 年創立中國第一只私募基金——富島基金,主要用于證券和房地產市場。可以說,當時海南的金融創新是走在全國前面的,發揮了經濟特區“試驗田”的作用。

  1988年到1992年短短的幾年內,各類信托投資公司多達21家,數量居全國之最,還有 34 家城市信用社、3家外資金融機構、3家股份制銀行,這些金融機構主要集中在海口。當時,海口人均金融機構數迅速達到了香港的水平,可以用“銀行多過米鋪”來形容。

  過快的繁榮也滋生了許多問題。為了治理其中的亂象,保持發展的穩定,1993 年,中央出臺了一些清理整頓措施,海南房地產泡沫破滅,經濟跌入低谷,來自全國各地的資金開始退潮,大量的房地產公司資金鏈斷裂,“爛尾樓”成為海口的一道風景。緊接著金融風險開始顯現,1994 年,國家對金融進行清理整頓,海南21家信托投資公司悉數關閉,1996 年籌建海口城市商業銀行失敗,1998 年 6 月海南發展銀行被關閉,2000 年渣打銀行海口分行退出。

  很多當年的 “闖海人”在經濟低迷的時候離開了,到內地去尋求發展,如馮侖、潘石屹、張寶全、王功權、易小迪,還有金融界的張志平、戴志康等。

  在2003年,我也曾經嘗試離開沉寂下來的海島。比如成立不久的全國社保基金理事會,我經過了兩道面試,見了馮健身副理事長;還有中國太平洋保險公司,經過上海金融管理部門的同意,做總經濟師,負責投資,為此我一直把時任太平洋保險公司董事長王國良當作恩人,一生都感謝他對我的賞識。不過,后來還是沒有割舍下對海南島這塊土地的情結和當年“闖海”時對這塊土地的“承諾”。

  三十年間, 我先后擔任過中國人民銀行海南省分行處長、 海口合作銀行籌備辦公室主任、 海南發展銀行副行長、 中國銀行海南省分行行長和職務。 我經歷了海口合作銀行組建失敗的痛苦、 海南發展銀行關閉的失落和無奈。 應該說, 我個人經歷的種種磨難, 也印證了海南經濟特區發展的艱難曲折過程。 有人問我, 來海南后不后悔, 我說, 人生從來都是直播, 沒有彩排, 所以很難比較。 不過, 大學畢業不到兩年, 我就被破格提拔為副處長, 若繼續堅守在黑土地上, 三十年后的今天再翻閱自己的人生書卷也未必不是風景。 我把自己與海南的緣分歸結為 “命中注定”。

  在中國人民銀行海南省分行工作期間,我負責全省的外匯管理工作。當時,中央給海南三項特殊政策:一是外貿方面,即所有企業都享有進出口的權利;二是外匯方面,在海南島開辦的所有企業都可以保留現匯;三是稅收方面,企業所得稅在內地是 35%,而海南只有15%。這三項優惠政策吸引了大量的島外企業落戶海南,其中,前兩項政策在中國是第一次,都涉及外匯管理,我工作壓力很大,任務也非常繁重。

  其間,我主持制定了中國最早的外匯現匯管理辦法,其中包括:《現匯留成下外匯額度管理使用暫行規定》《海南省對公單位現匯賬戶管理辦法》《海南省外商投資企業外匯賬戶管理辦法》《企業單位境外匯款管理辦法》《海南省提取外幣現鈔、外匯兌換券管理辦法》等。還參與了對外的融資工作,籌集外匯資金 3.3 億美元,對海南建省初期的基礎設施建設發揮了重要作用。

  1996年, 為化解城市信用社的風險, 國務院在全國 35 個城市試點組建城市商業銀行, 我受馬蔚華行長的委托, 作為行長候選人主持了海口城市商業銀行籌建的具體工作, 后因種種原因籌建沒有成功,是 35 個試點城市中唯一失敗的。 這是我個人的失敗, 也是海南金融發展的波折。 同樣的波折在 1997 年 5 月, 我被省委組織部任命到海南發展銀行任副行長, 一年零一個月后海南發展銀行被關閉, 我也被稱為 “下崗行長”。

  海南發展銀行關閉后, 我遠赴西安師從我國著名金融專家江其務攻讀經濟學博士學位, 2000 年順利完成了 《轉軌時期中國商業銀行風險研究》 的博士論文。 同年, 進入具有百年歷史的中國銀行海南省分行擔任副行長職務, 2008 年開始全面主持海南中行的工作, 并帶領全行取得了驕人的業績。

  2014 年中國銀行系統全球工作會議上, 我作為境內唯一介紹經驗的分行代表登上了標志著中國銀行最高榮譽的講臺, 被海南的員工稱為 “百年榮耀”。 那年, 在總行三項主要業務指標中, 海南中行取得了兩項第一和一項第三的好成績, 同時我積極倡導的 “待人要寬,管理要嚴, 思路要新” 的企業文化理念也得到了與會代表的高度認同。 同年, 在美國著名的尼爾森咨詢公司的外部測評中, 海南中行在系統 36 家一級分行中獲得了總分第一的良好評價, 在當地同業 18 項業務指標中全部排名第一。 分行業績屢創新高, 事業蒸蒸日上, 我們都深深植根于海南這塊熱土中, 與其同呼吸共命運。

  如今, 海南經過三十年的不懈追求與努力, 經濟社會都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經濟社會主要指標實現了數十倍甚至上百倍的增長。2017 年全省實現地區生產總值 4462.5 億元, 與建省前的 1987 年相比, 增長 21.8 倍, 年均增長 9.7%, 高于全國平均 1.8 個百分點, 地方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增長 226.8 倍, 城鄉居民收入分別增長 30.3 倍和 24.7 倍。 金融、 教育、 醫療、 交通等方面都有了突飛猛進的進步。2015 年 12 月環島高鐵建成開通, 成為世界上唯一的熱帶高鐵和首條環島高鐵; 航空航線 多條, 國際航線 條……

  而立之年,海南收獲了一份特別的 “生日禮物”。 2018 年 4 月 13日, 黨中央決定支持海南全島建設自由貿易試驗區, 支持海南逐步探索、 穩步推進中國特色自由貿易港建設, 分步驟、 分階段建立自由貿易港政策和制度體系。 隨后,《中央、 國務院關于支持海南全面深化改革開放的指導意見》 正式發布。

  把海南打造成為自由貿易港,這是海南更大程度開放政策、開放模式的突破,將更有利于發揮海南在“一帶一路”建設尤其是在泛南海經濟合作中的中心樞紐作用。海南自由貿易港建成后,其面積將遠超中國香港、新加坡、迪拜等城市,成為全球最大的自由貿易港。

  三十年,人生中最美好的年華,完全融入了海南特區的建設中。回首往事,問心無愧, 也無怨無悔。經歷了 1988 年海南建省辦經濟特區的喜悅、90年代初房地產泡沫破裂的沖刷、金融危機的洗禮、2010 年建設國際旅游島的沖動和 2018 年逐步推進全島建設自由貿易港的振奮……看到今日海南的滄桑巨變,憧憬更加美好的未來,曾經的追求與失落、 成功與失敗、歡笑與淚水,都化作無限的期待。今天,海南再一次站在了中國改革開放的制高點上,很幸運,我仍在這里,一同書寫更大的光榮與夢想!祝福海南!

頻道精選

最火資訊

首頁 | 新聞資訊 | 城市聚焦 | 理財投資 | 娛樂頭條 | 體育運動 | 購物消費 | 旅游休閑 | 科技創新 | 商業營銷 |免責聲明

Copyright2008-2020 中山網 www.jwmdep.tw 版權所有 業務QQ:121390454 Power by DedeCms 京ICP備13004639號

電腦版 | wap

马会公式规律大全